湖北体育彩票开奖|福利彩票开奖2019093
字號:

爭議40年,遠程辦公的自由與代價

爭議40年,遠程辦公的自由與代價

2020年03月09日 10:09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辦公室革命”的探路者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楊智杰

  發于2020.3.9總第938期《中國新聞周刊》

  “蔬菜棚、田地里、陽臺上、玉米地、院子里……成了Peter、Jack、Mary們的辦公區。”這個特殊的春天,遠程辦公火了,微博超話接二連三。

  當大家在網上熱鬧討論“遠程辦公是什么體驗”時,王楓已經遠程工作兩年了。2017年,他是一家小型創業公司的軟件工程師,偶然瀏覽網頁,被一則招聘廣告觸動:“允許你在這個星球的任何一個角落,以靈活的工作時間工作。”

  吸引王楓的這家公司總部在美國舊金山,為企業提供軟件服務,團隊有60多人,從創辦第一天就推崇遠程辦公。王楓很快辭去了工作,重新學習英語。3個月后,他通過了面試,加入這家公司,在上海開啟了遠程辦公。他的同事分散在南北美洲、歐洲、大洋洲乃至非洲,大家又因為同服務于一家公司,每天在網絡上聚首。

  在美國,遠程辦公方式早已流行多年。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是美國一家提供針對新工作方式研究和咨詢服務的公司,它在2019年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美國有470萬員工至少有一半時間在家辦公,占總勞動人數的3.2%。

  技術和成本驅動

  最早的遠程辦公,可以追溯到1973年。當時,美國每天有大量的通勤者開車上下班,尾氣排放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加劇了石油危機,矛盾被進一步激化,減少通勤、遠程辦公作為一種可行的解決方案被提出。

  《華盛頓郵報》曾在上世紀70年代末發表題為《在家辦公可以節省汽油》的報道。文章提道:“如果每個工作日通勤的人中,有10%每周兩天在家工作,將使通勤數量減少4%。這絕對不是一個大數目,但與近期因汽油生產線帶來的石油供應總體短缺3%-5%相比,意義重大。”

  反對遠程辦公的聲音也立刻隨之出現。1979年的《華盛頓郵報》整理了質疑者的三種聲音:如果人們在家工作,怎么辨別他們的工作狀況,或是否在工作?在家工作將會讓員工與同事以及其他人失去聯系;在家工作只會被證明是不切實際的,有太多的干擾和缺乏安靜的工作場所。如今回看,即使過去41年,這三點,仍然是很多遠程辦公體驗者們的困惑和煩惱。

  但技術的發展推動遠程辦公走入現實。上世紀80年代的美國,個人電腦被發明和普及,人們能通過個人電腦或者虛擬終端連接到公司的主機,和同事進行協作與配合。通用電氣、美國運通、哈特福德、IBM 等一大批公司開啟了遠程辦公的試驗,其中不少公司遠程辦公的習慣延續到了今天。

  推出世界上第一臺個人電腦的IBM,是遠程辦公實踐的先驅。上世紀80年代起,IBM讓員工在家中安裝終端,嘗試居家辦公。2009年,IBM的報告稱,在全球173個國家和地區的38.6萬名員工中,40%在家辦公。1995年至2008年之間,公司減少了7800萬平方英尺的辦公空間,并出售了其中5800萬平方英尺,獲得19億美元的收益。

  這代表了一部分企業選擇遠程辦公的訴求:公司節省開支,員工們減少通勤時間,同時還能幫助減少環境污染和能源的消耗,一舉多得。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曾分析, 哪怕員工只有一半的時間在遠程辦公,每年每人可以為公司節省高達11000美元的成本。

  進入21世紀,移動互聯網技術發展、遠程辦公軟件越來越多樣化,讓遠程辦公變得更加方便。CNBC旗下的獨立網站Make It近期推出一篇報道稱,根據人力資源管理協會的報告,2019年,有69%的組織允許員工至少一部分時間在家辦公,這個比例是20年前允許遠程辦公公司的三倍以上。

  哪些職業更傾向于使用遠程辦公?FlexJobs統計顯示,最為常見的是醫療與健康、計算機企業,教育、銷售、客服、會計和金融領域,也有越來越多人選擇遠程辦公。

  自由與代價

  孟菲定居在美國東海岸,現在是兩個孩子的母親。5年前,她應聘西海岸一家藥廠的統計師,開啟了遠程辦公的工作方式。

  遠程辦公讓孟菲更靈活地掌控生活。她的兩個孩子每月都有一天不上課,因為在家辦公,這一天她不需要臨時安排請人帶孩子,或者把孩子們送到日托。每周有兩天下午,大女兒要提前放學參加課外活動,孟菲通常帶上電腦,把孩子送到地點,在那里繼續工作到下班。

  “我們無需坐班這件事,就好像其他公司必須坐班一樣自然。”王楓服務的公司成立將近10年,一開始就是全員遠程工作。他仍然定居上海,一天三頓在家自己做飯,偶爾白天會花幾個小時去醫院或者買菜,耽誤的工作可以在當晚補回來。

  在幾位體驗者看來,除了不用通勤,不和同事真實見面,遠程辦公的狀態與在辦公室區別不大。王楓每天早上8點半上班,17點半下班。所在的團隊最多不超過5個人,大家用郵件和Slack(一款在美國頗受歡迎的協作辦公軟件)溝通,用Google hangouts(一款即時通訊和視頻聊天應用)開視頻會議,在線分享屏幕,用GitHub(軟件源代碼托管服務平臺)管理代碼。團隊每天開一次短暫的視頻會議,匯報當天做了什么,每兩周討論未來半個月的計劃,每隔半年,他要向主管進行工作匯報,請同事評估。

  唯一特殊之處在于,同事分散在不同的城市,會有時差。“安排會議的時候,我都會去看日歷,算一下時差,你現在問我哪一個國家是幾點,我都很清楚,因為我約會議前,都會考慮對方是幾點,盡可能安排在大家的工作時間。”王楓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王楓曾在國內一家知名互聯網企業工作,他印象中,要搞定一件事情,部門會把所有人都拉進來開會,會議室經常搶不到。遠程辦公后,大家有時差,開會不方便,倒也省去了許多不必要的會議,“能在郵件或者聊天群里討論掉的問題,就不會開會。”

  孟菲在家里安裝了光纖網路,連接公司的路由器,她的計算機和電話就可以通過VPN(虛擬專用網絡)連接公司內網。她和團隊用Skype(即時通訊軟件)進行即時短信溝聊天,開會時用WebEx(提供企業視頻會議服務的軟件),實時通話、分享圖片和幻燈片。

  只不過,遠程辦公者們需要投入額外的精力,讓遠程辦公變得更高效。多位使用遠程辦公的公司管理者都在接受Remote.co(一個為遠程辦公的公司提供資源的平臺)訪問時表示,他們招聘時,更傾向于尋找獨立、自我驅動力更強、重視持續學習并樂于接受反饋的人。

  孟菲在工作時也發現,公司更喜歡有工作經驗的、成熟可靠的遠程工作者,能適應遠程辦公的場景。線上溝通的效率普遍低于面對面交流,因此具有較強的溝通能力,也是遠程工作者必備的技能之一。對于初次合作的同事,孟菲一般會盡量打電話自我介紹。每次去總部,她都會約上經常合作的同事1對1吃飯或者開會,大多數時間,大家只是在閑聊。但是這樣的努力,讓她和同事更加熟悉,以便在以后的遠程工作中,對方不僅僅是一個聲音,而是一個生動的人,她更容易了解對方的立場,更快理解對方的觀點。

  靈活和自由的代價,是辦公者不可避免的孤獨感。Automattic公司是一家以遠程辦公著稱的明星公司,旗下有1171名員工,分布在76個國家,使用93種語言辦公,創始人Matt Mullenweg是遠程辦公的擁躉。為增強歸屬感,Automattic每年會將全體員工召集起來,安排一次長達一周的大聚會,幫助新員工更好地融入公司,聚會地點選在全球各地,每年更換一次。

  如何正確處理工作和生活的關系,讓居家辦公更加高效?即使是在遠程辦公流行多年的國外,這也是讓人們頭疼的問題。擁有5年的遠程辦公經驗的孟菲認為,當在家辦公成為生活中一件正常的事情時,它很容易掌控。她嚴格劃分辦公室和生活的界限,不會偶爾拿著電腦坐在餐桌,而是在工作時間穿戴整齊,坐在辦公室專注工作,下班后關燈關電腦離開這個房間。

  在全球物色人才

  對于當下的科技企業來說,遠程辦公已經遠遠不僅是出于“節省成本”的訴求,更是為了在全球找到最合適的人才。

  “我們這行招人太不容易了,如果兩個人的情況差不多,一個可以去辦公室,一個在家辦公,公司肯定傾向于前者。但是確實招不到,沒有辦法。” 孟菲要兼顧家庭,不會因為工作搬家,公司和她紛紛做了讓步,她成了團隊里唯一居家辦公的人,每年飛到總部培訓或開會四五次。但她所在的行業里,這種方式非常普遍。

  “尋找和雇傭人才,是大多數技術企業面臨的最大問題之一。遠程辦公能夠幫助公司找到人才,而且不受到地域限制,這能為公司帶來無限可能。” Automattic公司負責人在接受Remote.co的采訪時如是說。

  遠程辦公為一些公司提供了更靈活的用工方式。2020年,Flexjobs發布第七屆“最佳遠程辦公公司TOP100榜單”排名。總部位于澳大利亞跨國公司的Appen連續兩年名列第一。中國在線教育企業VIPKID,也連續多年排名靠前,超過戴爾、亞馬遜等知名企業。

  Appen全球副總裁、中國區總經理田小鵬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Appen之所以能夠入選最佳遠程辦公公司,在于公司的基因,即商業模式。Appen是一家為機器學習以及人工智能企業提供數據服務的公司,這些數據包括各種語音、圖像、文本和內容相關性等,公司有781位員工,分布在澳大利亞、中國、美國、菲律賓、英國等地。

  實際上,這700多位員工仍然是在辦公室工作,真正遠程辦公的是分散在全世界的100多萬個數據采集和標注人員。“我們為世界各地的客戶采集及標注各類用于機器學習的訓練數據,這種商業模式造就了公司不可能把世界各地的人都招聘過來。”田小鵬解釋,這是一種眾包模式,各地的員工通過公司一站式數據服務平臺領取任務,Appen在此平臺上完成對項目人員的篩選,培訓。“我們有一套很完善的資源管理模式,各地的項目人員完成數據采集和標注后,還有一套嚴謹的質檢流程,最后再把訓練數據交付給客戶,這些工作都是遠程在網絡上完成的。”

  “這背后真正的核心是打造了一套商業模式、技術平臺、先進的工具和運營體系。除了管理人員之外,其他的人來自于全世界,幫助公司提供數據服務,我們可以把這些人的智慧最大化。”田小鵬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和Appen的商業模式相似,VIPKID也是因為其培訓管理體系和薪酬體系,在FlexJobs的排名中名列前茅。資料顯示,每個月有近10萬的北美老師報名申請在VIPKID工作,在Facebook等社交平臺上,有近2萬條關于VIPKID的面試經歷、教學技巧等分享視頻。

  不過,盡管遠程辦公有諸多優勢,2013年,雅虎公司推行新制度,要求遠程辦公的員工必須到離家最近的雅虎辦公室中辦公,不遵守該制度的員工會被要求離職。雅虎時任人力資源部門主管杰基·瑞瑟斯表示,“在家辦公往往會帶來工作效率與質量的下降。目前,我們的目標是成為一個整體的雅虎,而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要求員工在一起辦公。”

  2017年,遠程辦公最早期的先驅IBM宣布,將員工重新召回到辦公室工作。這引發了社會的強烈反響,有人認為這是一種變相的裁員手段,也有人敏銳地嗅到,遠程辦公也有不可忽略的弱點。

  多位受訪對象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遠程辦公與面對面溝通相比,效率相對較低。即使遠程工作了5年,孟菲坦言,真正更有效的交流,還是團隊在一起辦公更好。辦公室的存在有它的意義,面對更復雜的問題,面對面效率會更高。但是現階段,為了兼顧家庭,照顧孩子,她還是會選擇遠程辦公,“人不能什么都想要”。

  田小鵬在進入Appen之前,曾在IBM、惠普等外公工作了20年。在他看來,公司是否選擇遠程辦公,首先要選擇最適合的商業模式,這和公司涉及的行業、做的業務有密切相關,“對于IT行業,我認為幾乎可以完全遠程辦公。但是對于有些行業,比如化工、醫療和教育行業、建筑業,仍然需要有辦公場地。”

  他認為,現代公司應該是辦公室和遠程辦公兩種模式的結合。面對面工作有其必要性,尤其是在團隊作戰的時候。但人們總會遇到一些小概率的黑天鵝事件,公司還是要防范于未然,在遇到風浪和危機時,依然可以比較順利地前進,而遠程辦公是幫助公司化解黑天鵝事件,保持連續運行的一種有效模式。

  (應受訪者要求,王楓、孟菲為化名)

  《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第8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田博群】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体育彩票开奖 斯诺克完整比分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和值尾 两人麻将游戏单机版 吉林微乐麻将安装下载 腾讯qq麻将能开挂嘛 柒仟陆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竞彩比分胜平负 海南琼崖麻将官方下载 世界杯比分1 广州配资网 雷速体育在线比分 湖北麻将赖子晃晃作弊 即时比分直播 山西11选5开奖结 麻将好友房不见了 足球500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