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体育彩票开奖|福利彩票开奖2019093
字號:

衛興華逝世 今年9月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

衛興華逝世 今年9月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

2019年12月08日 00:23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衛興華逝世,今年9月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

  衛興華 珍重“人民”的經濟學家

  姓名:衛興華

  性別:男

  年齡:95歲

  去世原因:病逝

  去世日期:2019年12月6日

  生前職業:“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

  12月6日,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衛興華,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今年9月29日,衛興華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因病未能參加頒授儀式。“人民”是衛興華一直以來所珍重的。

  早先接受采訪時他強調,經濟學家應該成為人民的經濟學家,在行動上更多考慮弱勢群體、人民和國家的利益。“我們這一代,更不用說老一代,首先考慮國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幸福。”

  生前談到老同志“發揮余熱”,衛興華調侃,“發揮余熱是指炭火燒完了,火熄滅了,我還燒著旺著呢。”

  現在,這旺火停止了燃燒。

  病床上仍不忘學術

  在衛興華的學術生涯中,出版論著40余本、發表論文、文章1000多篇。盡管年逾九十,衛興華幾乎每年都有論著問世。今年住了兩次院,病床上的他也不忘學術。

  春節后住進北醫三院,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邱海平去看望時,衛興華在病床上支著小桌子,修改博士生論文的開題報告。

  “去了以后衛老就跟我聊理論,聊馬克思提出的‘重建個人所有制’理論問題,”邱海平回憶道,半小時的拜訪,衛興華鼻子插著輸氧管,嘴巴不停地講文章、講理論、講思路和想法。

  上半年出院后,邱海平看衛興華身體恢復得不錯,跟他約稿。“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對學術界、理論界也尤為重要,我想請衛老寫一篇70周年成就與經驗總結的文章,他欣然應允。”

  今年夏天,衛興華再次住院,住院前將初稿交給邱海平。“我給衛老提了一些建議,衛老在微信上與我討論、交流,最后接受了我的修改意見。”邱海平告訴新京報記者,“8月衛老住進重癥監護室,7月我們還在交流文章的事情。”

  邱海平形容衛興華是一個戰士,持續為教育事業奮斗。“我每次去看衛老師,從沒看到過他在看電視或閑著。之前是在書房里看書,最近幾年因為腰椎間盤突出等,開始坐輪椅,他就在客廳擺著小桌子看書。”

  最怕聽到被叫“泰斗”

  道理不辯不明,談及衛興華對學術的堅持,邱海平說:“就算是好朋友,衛老師也要跟他商榷。”

  2017年衛興華在接受新京報采訪時提到自己的批評與爭論,“你看歷史上魯迅先生、馬恩敢于爭論,批評多少人。只有通過論戰才能使得錯誤的東西免于以訛傳訛,交鋒才能碰撞出真理的火花。馬克思主義揭示和追求的是真理,我就要用追求真理的精神去堅持馬克思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

  但他也是極為寬容的,衛興華的學生、中央財經大學老師何召鵬記得,衛興華有時寫了文章會讓師門的學生們提意見,“大膽提,提得好我給你們發紅包。”

  外界常把他稱為“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研究泰斗”“經濟學理論研究大師”。衛興華不以為意,自言最怕聽到“泰斗”這樣的叫法。“這些是外面朋友給我戴的高帽子。我知道是對我的鼓勵,但是這帽子太大了。”

  他也多次直言,中國還沒有世界級的經濟學大師、泰斗,希望中國出這樣的大家。

  生病期間,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黨委書記兼院長劉守英前去看望時,衛興華特意囑咐道,一定要把人民大學經濟學院辦成世界一流的經濟學院,一定要出有世界影響的經濟學家,不要跟著人家跑。

  盡顯師者風范

  在學生眼里,衛興華在學術上傳道、授業、解惑,盡顯師者風范,在生活中也是平和的。

  人民大學政治經濟學專業博士研究生田超偉研二開始跟著衛老師打稿子、改文章,從理論觀點,到謀篇布局,再到標點符號,衛興華都會一一教授。

  “衛老師經常鼓勵我勤思、勤學,獨立完成文章,每完成一篇文章衛老師都會擠出時間幫我修改,甚至標點符號的使用不規范、錯別字衛老師都會幫我糾正。”田超偉告訴記者。

  “之前中秋節,衛老師收到很多月餅水果,就把在校的學生召到家里,特地囑咐我們什么禮物都不帶,‘幫我多吃點就算幫我忙了’。”

  不僅對自己帶的學生關心備至,對其他學生衛興華也不吝愛護。

  人民大學校長劉偉36年前還在北大就讀,當時他寫了一篇以《資本論》研究對象為題的作業,寄給當時人民大學《經濟理論與經濟管理》雜志,衛興華是雜志副主編。

  “衛老師看了之后找我談了一個上午,提了修改意見,讓我拿回去改,再給他看,又談了一個下午。”劉偉記得特別清楚,“我當時引的文章是傳統俄文版《資本論》,他特意告訴我去買法文版譯過來的《資本論》,法文更嚴格,讓我對著譯文修改文章。”

  后來,這篇題為《試論作為<資本論>研究對象的“生產方式”》成了劉偉公開發表的第一篇文章。

  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李義平告訴新京報記者,1995年自己剛到人民大學任教的時候,在筒子樓住,家里沒煤氣罐,也沒指標。當時衛興華便帶他去自己女婿家取煤氣罐。20余年過去了,李義平還記得當時衛老騎著自行車,“精氣神十足”。

  成為人民的經濟學家

  9月29日,衛興華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國家榮譽稱號。前綴的“人民”二字是衛興華一直以來所珍重的。

  何召鵬告訴新京報記者,衛興華有張照片,一直壓在書桌的玻璃板下,那是一張三人的合照。彼時,衛興華在開展地下工作,曾因情報泄露引發危機。衛興華和另兩位同伴拍下這張照片不久,就被敵人抓進過監獄,后因找不到證據被釋放。衛興華出獄后到了北平,兩個同伴不久后再次被捕、被殺害。

  “這張照片衛老師一直保留,他說當時參與地下革命的時候,好多朋友、同事都犧牲了,而他活了下來。只要他活著,他要用他所有精力和時間,去做一個學者應該做的,為祖國的建設、社會主義的建設,奉獻他的力量。”何召鵬說。

  衛興華研究很大一部分是收入分配問題,看到國家貧富差距擴大,他也常為縮小地區、城鄉之間收入差距鼓與呼。衛興華的朋友圈里為數不多的分享文章,就有一篇關于農民工的文章。

  早先接受采訪時,衛興華強調,經濟學家應該成為人民的經濟學家,在行動上更多考慮弱勢群體、人民和國家的利益。“我們這一代,更不用說老一代,首先考慮國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幸福。”

  新京報記者 王俊

【編輯:葉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体育彩票开奖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上银狐网 六合彩票 陕西快乐10分第36期开奖结果 甘肃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850通比牛牛怎么赢 2人韩国花牌 上证指数新浪 山东时时彩 微乐龙江齐齐哈尔麻将 最新玩家赚钱网游 云南11选5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上银狐网 可靠赚钱取比特币方试 pk10预测软件 卖水果盒子赚钱吗 开一家探鱼肯定能赚钱吗